朝菌菌菌

第五人格ID朝菌菌菌菌,我很菜,找我玩吧不嫌弃的话

是我没错了

dongio:

这就是我xxxx
转载随意(*´╰╯`๓)♬

给我的大宝贝儿居居画的画 @是居居呀
居居最可爱啦!mua!

我没有微博所以关注不了官方动态,于是在昨天看到约瑟夫的图时以为只是一个设计而已不会出
结果一刷老福特上太太都在画怎么回事![掐指一算意识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啊,约瑟夫真帅,我爱杰克
求小心心小蓝手,随手推荐,温暖大家!
(♡˙︶˙♡)
今天依然想听你们说爱我[死不要脸]

今天朝菌仍然上课偷偷画画
上班主任的课画画真刺激
速战速决五分钟
仍然求小心心小蓝手,想听你们说爱我(♡˙︶˙♡)

《底特律:变人》背景
警官杰克×警用仿生人奈布
一块甜饼
画的不好请注意
其实想的时候细节挺多,但画出来就有些跳跃(其实就是你懒别说了)
喜欢就点小心心和小蓝手哇,随手推荐,温暖大家(。•ㅅ•。)♡
厚脸皮想听你们评论说朝菌爱你呀[疯狂暗示]

奈布他长了条尾巴[上]

好久没写同人都快忘了同人怎么写了。
Ooc可能有,私设可能有,的地得分不清,无脑沙雕甜文。
先把前半段发出来防止弃坑,最近状态不好更文速度严重下降,真不明白一个沙雕短篇我怎么写的这么慢[嫌弃自己]
吹爆奶布sexy的猫尾!别说了,第三精华开启后我氪多少金也要把那条尾巴搞出来!
以上

“啊啊啊啊啊!!!”
某天的清晨,一声中气十足的惨叫响彻庄园。
这声惨叫,很明显是属于某位佣兵的,并且成功的吓得做早餐的厂长虎躯一震手抖多放了一勺盐。
一众被吵醒的求生者忙下床想去看一下发生了什么,却发现一道瘦高的身影……不,是隐身后微微扭曲的空气比他们更快的进了佣兵的房间。
……不是,杰克先生,虽然隐身后有加速,但你也不能这么快吧!监管者的房间是在另一栋楼对吧!
“亲爱的!怎么了!”因为关门动作而显出了身形的杰克一脸焦急和紧张的向站在镜子前的奈布走去。
不过,奈布除了脸色有点苍白,动作有点僵硬外,好像没什么不对劲的,甚至,他还能气势汹汹的挥拳打开杰克摸过来的大手。
“我很好!不过是早上一醒正好发现一只虫子爬在脸上而已,我已经把它打死了。”
佣兵先生一口气说完了这一大句话,喘都没喘。
“呃小奈布我怎么不知道你怕虫子……还有你真的没问题吗?”杰克不放心,继续问道,爪爪也不老实的想往佣兵身上摸。
“……我!真的!没事!”奈布的脸黑了几分,语气听起来极其不耐烦。“你赶紧给我滚蛋!”说着,他一下打开门,使劲把杰克推了出去,然后干脆利落的关上了门。
被赶出门的杰克和门外的求生者们面面相觑。
求生者们感觉现在的杰克弱小,可怜又无助。
委屈巴巴。
“今天的萨贝达先生……起床气格外大呢……”艾玛小心翼翼的说。
而房间里,奈布使劲喘了几口气,走回镜子前。
他那长而宽松的睡衣下,一根毛茸茸的条状物垂了下来。奈布一把抓过来,放在眼前看了一眼,脸更黑了。
“……这TM到底是个啥!”

奈布认真的回忆了一下,这几天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也没有吃什么奇怪的东西,艾米丽也没有弄出什么奇怪的新药让他试吃……难不成是庄园里来了新求生者,技能是让大家长出猫尾巴?
……停止你荒唐的想法奈布·萨贝达。
现在最要紧的事情是该如何将这条尾巴藏起来,今天可是有游戏啊。
如果没记错,今天是很热的,奈布本想穿弹簧手那一身凉快一下,但现在看来计划要凉。
奈布可不想在裤子上剪洞,于是尾巴就要被卡在裤腰上……不过这也比在裤子上剪洞要好!
剩下的部分可以缠在腰上,不过,要是不被看出来……
于是准备大厅里,大家看到了一个穿着长袖,还将外套拉链拉起来的佣兵。
“萨贝达,你不热吗?”艾米丽用手轻轻在脸旁扇着风。
“是啊,今天可有三十五度呢。”艾玛趴在还算凉快的桌子上。
奈布面无表情的看向海伦娜。
海伦娜向他抬了抬半裙下纤细的小腿。
奈布面无表情的收回视线。
“没事,不热。”
佣兵用坚毅的声音说。
“话说你们知道今天的监管者是谁吗?”他问。
“好像是美智子小姐呢,”艾玛说,“她今天早晨来借了我的超强效防晒霜。”
奈布松了口气。
不是杰克那个大猪蹄子就行。

然而奈布显然是低估了三十五度的力量。
游戏开始没多久,他就已经满头大汗,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像一个蒸笼一样向外冒热气,而腰上缠的毛尾巴此刻就像一件毛衣一般。
“天呐……”奈布痛苦的叹了口气,找了台偏僻的密码机,靠着墙坐到了地上。
该死……应该联名上书要求庄园主不要在气温超过三十度时举办游戏!
奈布抬眼环视一圈,四下无人,便迫不及待的脱了外套,将猫尾巴放了下来。
呼……奈布揪起衣服扇了扇风,些许的凉意舒服的使尾巴不由轻轻摆动起来。
既然如此,不如将密码机破掉吧,还能防止乌鸦到这里来。这样想着,奈布起身,虽然不喜欢密码机的声音,但为了团队,还是要破译。
只是,破译了一会儿,奈布突然发现周围起了十分非自然的雾气,是的,那种突然出现,快速变浓的雾气。
奈布心下一惊,差点校准失败。伍兹小姐,你的情报有误啊!这局监管者明明是杰克!
奈布环顾四周,没有杰克的身影,也没有预警心跳,但奈布总觉得不对劲。之前的佣兵生活使他对危险有一种敏锐的直觉,而正是这种直觉,使他在战争中一次次躲开危险,幸运的活了下来。
危机感和密码机的噪音使奈布愈发烦躁,他绷紧了全身肌肉,蓄势待发。
忽然,他的后背落入一个怀抱,瞬间,他的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
“Surprise!新技能匿踪哦!”
“混蛋喝啊啊啊!”奈布抬起手肘向后捣去,一击正中那个偷袭者的脸。奈布趁机挣脱了环着他的那一双手臂,跑到墙边,还不忘背对墙壁遮住自己的尾巴。
“亲爱的,”杰克委屈兮兮的揉着自己的脸,“你终于把外套脱掉了,今天这么热,你穿什么外套啊。”
但现在奈布很想将外套重新穿上,不管天气多热。
“今天不是美智子小姐值班吗?怎么成你了!”奈布看着面前的白纹大触杰克,心想你才是最热的那一个吧!
“我看你今天不对劲,担心你,就和她换班了。”杰克摊手,“奈布,你今天真的很奇怪,呃……十分暴躁。”
奈布一想起来是什么让他如此暴躁,就不由得脸红,此刻那条尾巴正在他背后紧张的绷的直直的。
他很不耐烦,想让杰克走开,但杰克完全没有离开的意思。
不行,再这样下去,他一定会发现尾巴的!
“亲爱的,你到底……怎么了?”
杰克的声音在头顶上响起,奈布这才发现在刚才自己走神时杰克已经贴到他面前了,并向他伸出了手。
“喂!”奈布抬手抵住杰克的胸膛,但他退无可退,只能无奈的被杰克抱住。
“你到底怎么了?”杰克把头搁在奈布肩上,手习惯性的顺着奈布的脊背往屁股上滑。
“你……不行!别动!”察觉到杰克的动作,奈布顿时开始剧烈的挣扎,连推带踢,羞耻的心情让他想哭。
但他的力气怎么比得过杰克,杰克的手继续往下移,然后……顿住了。
“唔!”
杰克楞楞的看着奈布,几秒之后,他扳着奈布的肩膀想让他背对自己,但这次奈布终于是一把推开了他,一下子蹲在地上缩成一团。
艹!这算什么啊!不仅杰克发现了他的猫尾巴,他刚才还发出了那么羞耻的声音!
杰克看着蹲在那颤抖的佣兵,也蹲了下去,担忧的问:“这是怎么回事?”
“我TM怎么知道是怎么回事啊!”奈布喊道,声音里都带了哭腔,太羞耻了!没法活了!干脆一头撞死在杰克的爪子上算了!
“你一觉醒来它就长在你身上了?”杰克挠头。
奈布没说话,算是默认。
“……”杰克沉默了,他当了怎么长时间的监管者,也没见过这种情况,“要不,你去问问艾米丽·薰儿?”
tbc.


考试胡思乱想想出一个西幻设定,雾鹗使魔杰克×法师奈布
请问有谁想用这个设定写文吗……我脑子里想不出来完整剧情

下面就是一个片段,关于这个法师奈布的,我也不知道之前和之后发生了什么……

“……魔力气息在这里就消失了。”杰克在空中盘旋一圈,又飞回奈布肩膀上。
“难道有可以隐藏魔力气息的高阶法师在这里吗?”奈布有些疑惑,“好不容易那魔力气息又出现了,结果又是跟丢……”
杰克理了理背上的毛,“但我们至少知道了有人帮助他,毕竟没人能够凭空消失吧,不算一无所获。”
但奈布没说话,杰克见奈布还是一身低气压,便抬起翅膀拍拍奈布的脸,“无论法师多厉害也不可能将魔力气息完全隐藏,他们肯定还没走远,不如趁现在去附近找找看,说不定会有发现。”
奈布叹了口气,“好吧。”
说着,奈布回过身去,向着巷子外走去。
杰克咂咂嘴,发出哒哒的声音,忽然,他“嗯”了一声,听起来那声音带着疑惑。
“怎么了?”奈布精神一振,杰克好像有所发现。
“你收一下你的魔力气息。”杰克说。
奈布赶紧照做。
肩膀上的雾鹗转动脖子,“有一丝很微弱的魔力气息,不过不是刚才那个人的。”
奈布撇撇嘴角,“说不定是另一个法师,不过离得远罢了。”
“不对……”杰克说,奈布能想象出来如果杰克是人形,那他一定皱起了眉头。
奈布想让杰克不要再纠结了,但是突然
杰克倒吸了一口气。
杰克双腿猛然发力,这凶猛的禽类如捕食一般展翼冲到了奈布前方,下一秒,白光大作。一瞬间,奈布感到了一阵强大的魔力威慑。
奈布的心脏瞬间开始狂跳。这是多么强大的法师才会有如此强大的魔力威慑!
杰克宽大的黑色羽翼正奋力抵挡着来自对方的攻击,奈布纵使慌张,但还是瞬间做出了判断。
“杰克!帮我多撑几秒!”他大喊。之后,双手紧握法杖,开始念诵咒语。
高级防御术——绝对守护!
即使奈布对绝对守护的咒语进行了尽可能的压缩,但吟诵仍需要时间。他努力集中精力,法杖上的光逐渐凝聚变亮。
耳边传来魔力碰撞的巨大声响,杰克闷哼一声,羽翼带着魔力的残留气息被冲击到奈布身边。
空气中的魔力极速流动,对面的人又酝酿着下一击。
“该死……”杰克暗骂一声,一把将奈布抱进怀里,准备用后背承受那一击
奈布察觉到杰克的意图,心中一紧,但吟诵不能被打断,他只好皱起了眉头,口中加快了速度。他紧紧抓着法杖,指节发白。
“ashisugaseiki  sogouku…”
鼻尖是杰克身上冰冷潮湿的雾的气息,那原本自己讨厌的味道如今却成为了安心的存在,奈布告诉自己冷静下来。
对面的法师已经吟诵完成,魔力破空而来。
“soshite  saiku  kaminomamoru!”
几乎是同一瞬间,奈布也吟诵完成,耀眼的白光从法杖上绽放出来,带着空灵飘渺的清脆铃声,环绕了两人。
奈布紧闭双眼,而杰克环抱他的双臂猛然收紧,双翼也环绕着他,将他密不透风的保护起来。
奈布听见杰克急促的呼吸,但他自己也好不了多少。两人都很紧张,杰克受伤了,不知道还能不能撑住,而撑过这一波攻击后,他们又该怎么办?这里是小巷子,他们又该往哪里逃?
奈布不禁为自己的弱小感到了怨恨。
为什么自己不更努力一点?自己以前到底在骄傲什么,不过是比身边的人强而已,那么现在呢,自己还强吗?
他们就要死了。奈布突然无比清晰的认识到这个事实,而他最先想到的不是其他,而是自己还没向杰克告白!
艹!真难受!奈布想,不行,如果什么也不说,就这样死去,太不甘心了!
想到这,他抬手,环住了杰克的脖子,大喊道:“杰克!”
“我在。”杰克回应。
下一秒,奈布的嘴唇便撞了上来。
毫无章法的一通乱亲,杰克愣住了。奈布吻了半天却没得到一点回应,不满的睁开眼。只见绝对守护的光暗了下去,但奈布已经什么也不怕了,连死亡都不在意了,他的心中现在只有杰克,杰克杰克杰克杰克,满满的被杰克填满,甚至在看见面前男人一瞬间的呆滞时还有些许成就感。
原本已经做好战斗准备的杰克将指刃收了回去,抬手捧住了奈布的脸。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跟这么一个小法师结了契约,但他知道,现在这契约是再也无法毁掉了。
绝对守护消失了,但他们一点也不在意,拥吻在一起的两人都如此渴求对方,以唇舌交缠来表达汹涌喷薄的爱意。
在一起的话……死去也没有关系了……
只是,预想的结局却没有到来。
空气中的魔力逐渐平静,沉淀下来,化作无害的细流缓缓流动。奈布难以置信的看向杰克身后,只看见一个黑影消失在了远方。
“……他走了……”片刻后,杰克用沙哑的嗓音说。
“走了?”奈布还没从死里逃生的惊讶中回过神来,喃喃的重复,下一秒,他就听见杰克闷哼一声,倒了下来。
“杰克!”奈布连忙扶住他,耳边是杰克压抑的痛苦喘息。
杰克并没有受外伤,但他的体内,有两股魔力在相互斗争。
“是那个人的魔力,他想以此让我与他同化……”杰克无力的说,他的额上冒出汗珠,不停的往下淌。
“没事的!杰克!”奈布用力架起杰克,“我带你去法师公会!那里会有办法的!”

朝菌:请问,您为什么最后放过了他们呢?
神秘法师:ctm狗男男,真没眼看!

写文的话,可以不用管这个片段,按自己思路写就好
总之,如果有意向,请私信我
谢谢小可爱们~
比心(。•ㅅ•。)♡

画了园丁花匠和医生原皮的Lolita
花匠款是JSK,原皮款是带披肩的OP
另一种颜色分别是花童和酒红深,懒得画了,你们可以自己脑补
我吹爆花匠和花童,太漂亮了

小号上的东西转大号上来

朝菌的菌落:

第一次画条漫
两天晚自习肝出来的产物
圣心医院二楼真好玩嘿

自己小号上的东西转来大号

朝菌的菌落:

奈布:想睡觉(●─●)
杰克(摘面具,摘帽子,摘爪爪,抱起奈布):睡吧
场景自动脑补红教堂~520杰佣吹爆
日常上课不好好听讲
一节物理课的产物
第二张是没有调亮度的
喜欢就点小心心和小蓝手哇(*≧▽≦)
ps:大号 @抹茶茉w 了解一下
pss:哪个小可爱知道该怎么用手机拍出扫描仪的效果吗